出境
城市
首頁 > 讀書要聞 > 正文

跨省游:古人用詩詞歌賦拼出“江南百景圖”

2020年07月31日 10:14   來源:人民網-文化頻道   孟麗媛

   隨著國內疫情防控形勢總體好轉,跨省團隊旅游逐漸恢復,景區接待游客量也從承載量的30%調升至50%。暑假來臨,正是旅游業復蘇的好時機。

   “身手鑰錢”(身份證、手機、鑰匙、錢包)在手,現代旅行便捷到“說走就走”。但一想到沒有飛機、汽車、導航和遍地餐館酒店的古代,不禁好奇,古人如何“跨省旅游”?今天,和青年君一起去瞧瞧吧!

  事由篇:想去看看世界之大?不可!

   我國很早便出現了“旅游”相關詞匯。《周易·觀卦》中的“觀國之光”是“觀光”的由來。南北朝詩人沈約《悲哉行》“旅游媚年春,年春媚游人”則是迄今為止中國典籍中“旅游”一詞的最早記載。

   “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”這句話曾火遍網絡,成為無數人旅游的理由,但這在古代可行不通。古人常說“父母在,不遠游,游必有方”。當時,只有游豫、游宦、鎮戍、游學和經商等正當理由方可遠行。

   “游豫”指古代帝王巡游。如秦始皇統一全國后修筑馳道以供“巡狩”,十年間先后五次巡視全國;漢武帝七登泰山,六出蕭關,北抵崆峒,南達潯陽,行經眾多名山大川;乾隆南巡六下江南更是游豫代表。

   “游宦”泛指遠離家鄉任官。東漢時期實行“三互法”,規定官員需避開自己與妻子的家鄉任職,兩州長官不得交互為官(《后漢書·蔡邕傳》);明朝規定“南人官北,北人官南”;清朝官員則需“避籍”至家鄉五百里之外上任。古代官員離鄉任職或遭升遷、貶謫時,便需跋涉“游歷”,途中留下了如唐代王勃“與君離別意,同是宦游人”等經典的思鄉懷遠詩作。承載情感之外,沿途風景名勝也留在了詩詞歌賦中。

   “九州道路無豺虎,遠行不勞吉日出”,杜甫追憶開元盛世時如是說。及至社會安定、經濟富足的唐代,旅游業蓬勃發展。隨著科舉制逐漸完善,對外交往日趨密切,文人、商人等用雙腳、馬匹、車駕船只等丈量出古代中國的錦繡山河。

  手續篇:請出示您的通行竹簡

   古人“跨省旅游”從制度上來講并不容易:古代戶籍制度限制了人口流動,且經過水陸交通要道的“關津”(即關卡)時還需經過嚴格的身份驗證。

 

   《周禮》記載:“凡通達于天下者,必有節以傳輔之,無節者,有幾則不達”。各朝各代通行證的名稱、材質、內容等均有不同:戰國“門關用符節,貨賄用璽節,道路用旌節”;漢代則憑包括頒發日期、持有者姓名、過關事由等的木制“傳”或竹簡制“過所”。唐代“過所”紙質文書所書信息更為詳細,繕寫兩份,一份由申請人所持過關,一份存檔備查。宋代沿用五代時的“公驗”通行,同時可作為科舉“準考證”、外貿“許可證”以及將士“軍功證”等。明代,通行證“路引”“文引”中還注明了持引者的身高體貌特征,以防冒用。

   強盜占山為王,猛虎毒蟲當道,古代遠行可謂是“生死大事”。除了準備好通關證件,古人還會“卜行”占卜挑選吉日、出發前“祖道”祭祀路神、設“離筵”為遠行者餞行,祈求一路平安。離愁別緒往往醞釀出經典佳作,唐代詩人王維送別友人時便留下了“勸君更飲一杯酒,西出陽關無故人”的名篇。

  工具篇:騎上我心愛的小毛驢?

   一想到古代旅游,立馬“腦補”出了縱馬踏風、恣意瀟灑的圖景?其實古代想要“行萬里路”,可當真不易。

   馬車等尚未普及時,人們遠行主要靠雙腳。戰國時蘇秦游說秦王未果,回家時“羸縢履蹻,負書擔橐”,即打著裹腳穿著草鞋,背著破書挑著行囊步行,一路上“形容枯槁,面目黎黑”(《蘇秦始將連橫說秦》),好不辛苦。明代旅行家徐霞客也主要靠徒步跋涉走遍大半個中國,極少乘船駕車。

   騎馬或馬車旅費昂貴,古人便騎驢出行,輜重過甚時采用牛車。宋代陸游從抗金前線調回成都時路遇微雨,便吟詩道:“此身合是詩人未?細雨騎驢入劍門”;明代文學家、書畫家徐渭的《驢背吟詩圖》,明代畫家仇英的《高士出行圖》等更是別具雅意,流傳至今。

   與陸路相比,古人掌握的風帆與水文知識讓水路更加輕便快捷。乾元二年,李白流放途中遇赦得返,便順江東下“朝辭白帝彩云間,千里江陵一日還”。

   可古人沒有“北斗”衛星導航,如何尋找正確的方向?在古代,重要干道兩旁會種樹示路,杈子、草標、長亭、指路碑等在不同地區充當著“導航”;古代“十里一置,五里一堠”不僅是瞭望敵情的軍事設施,也承擔著記錄里程的功能。

   現在人們會做旅游攻略,沒想到古時也有“旅行KOL”吧?魏晉南北朝時,游記作品興起;唐代出現介紹旅游路線、名勝古跡和食宿交通等的“配圖旅游書”;《徐霞客游記》更是后輩旅行探險的指南。手握“攻略”,貼身裝好證件,騎上心愛的小毛驢,走起!

  玩樂篇:詩詞歌賦畫=古人朋友圈?

   “上車睡覺下車拍照”幾乎是現代旅游的寫照,發朋友圈也必不可少。旅程動輒數月、沒有朋友圈的古人,旅途中會做些啥?

   魏晉南北朝,名士因追求自然之性而親山近水。“竹林七賢”之一的劉伶“常乘鹿車,攜一壺酒”(《晉書·劉伶傳》)出游。泛舟、采藥、弋釣(打獵釣魚)、烹茶、飲宴……吟詩作畫、揮毫潑墨更是必不可少。北宋沈括《夢溪忘懷錄》的“行李清單”中除衣物鞋帽、杯碗盤碟、琴棋酒茶,特別注明了攜帶筆墨紙硯,以便記載旅途中詩情畫意和風土人情。

   行至名山大川、名園遺址、古剎名寺,常見文人雅士“題詠”之作。“黃鶴樓”便時常出現在詩人口中:唐代崔顥詩中可見“晴川歷歷漢陽樹,芳草萋萋鸚鵡洲”;李白受送別孟浩然時在黃鶴樓上遠眺“孤帆遠影碧空盡,唯見長江天際流”;宋代張顒也留下了“萬頃煙云連夢澤,一川風景借西州”等詩句。明清時期,江南文人士大夫好游成風,旅游成為尋找靈感、放松身心的重要途徑。

 

   詩興大發卻沒有“朋友圈”的古人,常將對秀美山河的熱愛吟成詩、作成對,在揮毫潑墨和筆繪丹青中雋永流傳。沒有快捷的交通、精準的導航、完備的設施和服務,但古人克服重重困難“跨省旅游”,行之所至悠然自得的心態,游山玩水皆成詩篇的才情,也成為當下人們旅游的“文化美景”。

   (綜合自《旅游的定義與中國古代旅游的起源》《論中國古代旅游文學的傳統》《唐代文人的旅游生活與文化》與北京晚報等)


(責任編輯 :石蘭)

分享到:
35。1K
·延深閱讀
2019网赚好项目 金旋风网赚 聚沙彩票开户 创世纪网赚是真的吗 时时彩注册 山西11选5走势图 五大互联网赚钱 网赚的方法 有哪些靠谱的网赚平台 19年网赚app